不一样的香港实习生

  虽然每年都会接收很多在校大学生来单位实习,但今年来的这批香港的大学实习生还是给广西金融集团董事长蒙坤伟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着装正式、待人客气、而且总闲不住喜欢找点事儿做,还个个都是“十万个为什么”。

  今年6月,由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和香港中联办主办、广西青联承办的香港大学生暑期内地实习计划启动,50名来自香港各大高校的学生赴广西的17家企业,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实习。

  实习期结束时,许多用人单位纷纷表示不舍,因为和内地学生相比,这些香港学生身上有太多不一样的东西。

  迥异称呼背后的职场文化差异

  一个小小的称呼,就能明显感受到两地学生的不同,对此,南宁机场团委副书记杨立深有体会。

  来南宁机场团委工作之前,杨立在机场地勤服务公司机务维修部从事技术方面的工作,他带过的一些内地实习生刚开始称他为杨师傅、杨经理,后来就变成杨哥了,更有甚者在工作时直呼同事的小名。每每听到实习生这样打招呼,杨立心中都会直犯嘀咕:“人家跟你有那么熟吗?”

  6月16日,香港中文大学大二学生陈日悦和香港树仁大学大二学生潘俊岐等四人来到南宁机场办公室实习,因为香港那边没有“书记”这个称呼,见到杨立,他们自始至终都尊称他为杨先生。

  穿着也是香港大学生明显有别于内地学生的地方。报到第一天,当几个穿着笔挺西服的年轻人出现在面前时,杨立吃了一惊。6月南宁的平均气温有30多摄氏度,难道他们不怕热吗?

  原来香港的很多办公场所空调都开得很低,即使在夏季,长袖衬衫外加西服套装也是上班族常见的装扮。但内地的办公场所空调温度一般都在27摄氏度左右,看到香港学生工作时满头大汗,杨立建议他们不用穿得那么正式。第二天,他们虽然没穿西服,但还是穿着整齐的白色长袖衬衣上班。一个月下来,每天都是如此,让不少机场的工作人员感慨:“还没有真正步入社会的香港大学生的职场规范意识竟如此强,让工作多年的我们都自叹不如。”

  是玩电脑还是主动找事做

  “以往来公司实习的内地学生,你给他安排事情他就去做,没事就待在那里玩电脑,很少有人像香港学生这么积极找事做的。”广西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综合业务部科长程熙说,她感触最深的就是香港学生的主动精神。

  程熙今年暑期接收的实习生莫子健是香港中文大学大二学生,得知被分配到这家单位实习后,莫子健连夜去网上搜集资料,了解这家公司的背景。

  有一次拜访客户,程熙见莫子健手头没事,便叫上他一起过去感受一下。没想到莫子健从头到尾听得格外认真,还在本子上密密麻麻记满了问题。“为什么房地产开发项目在国内这么难贷款?”“为什么房地产开发项目要受宏观调控?”“房地产开发项目怎么样才能融到资?”……一个月下来,莫子健把几十页的笔记本全记满了。

  “他不光把想到的问题记下来,回去后还会上网查资料,然后向我求证这些问题的答案。”程熙说,香港学生求知若渴的态度让她感动。相比之下,以前公司来的很多内地实习生总是习惯在办公室里看着别人忙。有机会见客户时,也不提前作准备,总是默默地跟在指导老师后面,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在南宁机场做办公室助理的香港树仁大学大二学生潘俊岐刚报到时,领导没给他安排实质性的工作,他就把单位50多页的办公室管理手册从头到尾仔细读了一遍,熟悉各职能部门的分工和工作流程。

  闲下来时,他看到同事很忙就会走上前去打招呼:“请问有没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得上忙?”遇到同事客气地说暂时没有,并叫他玩玩电脑时,潘俊岐并没有放弃,他相信问的次数多了,人家总会安排一些工作给他做的。

  从一开始发报纸、复印、扫描文件这些简单的工作,到后来做会议翻译,潘俊岐说,由于他英语好,态度又积极,慢慢地同事开始把越来越多重要的工作交给他。

  “在香港,无论是加入学校社团还是争取住舍堂(校方提供的宿舍),竞争都很激烈,唯有主动争取,才能赢得机会。”潘俊岐说,大家这么拼也都是被逼出来的。

分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