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2003年的事后,我觉得一个企业应该做慢一点,做稳一点。搞企业不要被撑死,也不要被饿死。我想把我的企业做稳,做成百年老店。

  我看到现在成功的两个例子:一个是企业把钱放在一个口袋里,不搞股份制;另一个是把企业股份稀释,越稀释越大。这两条路我都探索过,但都觉得不适合。那么,我能不能走一条把所有权决策权分开,决策权与经营权分开的路呢?我觉得可以探索。我正在探索一个私营企业“君宪制”。

  我想应该先把决策权与所有权分开,决策权应该由具有丰富经验的经理人来行使。因为在我这一代,有能力决策,但是到我儿孙那代可能就没有那么大的决策能力了,如果他们将来参与决策,今天这儿盖个大楼,明天那儿投一笔资,那将非常可怕。然后是决策权与经营权分开,决策权不能干涉经营权。董事会就应该是独立法人的联合体,独立法人自负盈亏,独立运作。“立宪”立在什么地方?我要求董事会的最大权限就是,当年的投资不能超过全集团的盈利总额加折旧。有人说你的这个规定是不是太死,我认为不是,因为我要考虑固定资产投资:全集团赚了多少钱,当年可以投多少,最多可以把折旧加进去,绝对不可以借钱搞固定资产,我要把它作为一个制度确定下来,或者是将来把它作为一个遗嘱定下来。这样我就能保证企业平稳地发展下去。

  企业不妨“中庸”

  谁都想把企业做得很大,可能我有些保守。我觉得人们有浮躁或者急速冒进的心理很不好。我的下属们报明年任务的时候,一个说200万,一个说500万、700万,报上来我就拦腰砍一刀,不让你挣这么多。市场就是银行,咱们往里头存,少挣,怎么不可以呢?先稳定住客户才是最重要的。为什么这么着急挣钱?我不是不想挣钱,我是考虑企业能够稳定发展,就是提倡利润的最佳化。我们企业的指导思想是不以盈利为目的,而是以发展为目标,以共同富裕为归宿。企业经营19年了,除了2003年有亏损以外,大午集团这么多年没有亏损过,而且产品没有愁过销路,这是为什么呢?我曾处分过一个厂长,50斤的布袋装49.5斤,他说不标大午集团。我说不标也不行,这样我就把厂长撤了,虽然现在他又回来了,但不再当厂长了。我说做买卖就要实实在在,我们的饲料,100斤袋子,就得装100斤零半斤,最低也要多二两,我们企业就是这么做过来的。所以在2003年出那么大的事,老百姓没有来哄抢,也是跟一步一步扎实地走过来有很大的关系。我们的集团是好人相聚,也是庸人相聚。“中庸”之道这个“庸”就是庸人,就是平常人干平常事,这就是人间正道,也是人间伟业。
分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