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木头
  1
  许久之前我遇到过一件尴尬的事情。
  当时我们打算买一处房子,四处看楼盘,A楼盘也在我们的考察之中。
  跟同事聊起来时,热心的同事说他恰好认识一个在A楼盘工作的C小姐,给我了她的电话,还主动跟地方打了个招呼。
  C小姐并不是售楼人员,但是当时A楼盘启动了“全员营销”,其他岗位的工作人员也有营销任务,所以她也很热心,很积极。
  我们通过一两次电话,我透过她了解了一些大致情况,后来又去楼盘转了转,但是我一直没好意思说出“A楼盘只是我们的考虑对象之一”,我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大概更多以为我们锁定了这个楼盘,只是找谁买、买什么户型的问题吧。
  而实际上看了两次,跟家人商量过之后,我们认为那里不合适,几乎放弃了。
  期间C小姐给我打过电话,我都忘了自己说些什么,总之一定是没说清楚;所以有了后来的一次电话,她说自己的目的只是为了完成名下的任务,提成可以不要,这样算下来我的房价又可以便宜不少,当然还说了一堆其他的……
  到我终于不得不明确地告诉她“我不会买A楼盘”的时候,我非常非常痛苦,在床上滚来滚去,不知道跟人家怎么说,因为我觉得给人家添了麻烦,而且给了人家希望,那时候我特别特别后悔没有从一开始就跟她说明白“我们只是想先了解一下”。
  总之,我当时觉得特别不好意思,也特别痛恨自己的处理方法。
  最后,我像是一个逃兵,选择了发短信——似乎只要不听到她的声音,我的心里就会舒服一点,给她带去的伤害就会少一点。
  而实际上,当然不可能。
  这件事情过去好几年了,我仍然记得在床上滚来滚去的自己,哀嚎着“我怎么说啊”,克莱德先生觉得惊诧“你就直接告诉她啊”,可是我却做不到。
  我对自己那种一开始没有明确说明白、事后又碍于情面不好意思拒绝的态度感到万分沮丧,所以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养成了一种鼓励自己说“不”的习惯——
  想做的事情就迅速点头,不想做的事情也要迅速摇头;有些事情在开始之前就先讲讲好规则,定好规则了就要坚持下去,而不是事先什么都不说,到遇到问题一团糟糕。
  对了,A楼盘因为一些问题差点烂尾,事后我还是有些庆幸的。
  2
  跟朋友吃饭,她说最近打算给小朋友换幼儿园。
  之前小朋友的那间幼儿园是规模不大的私立园,朋友喜欢它的开放、宽松,但是最近她及一些家长对园长有了意见,朋友觉得她性格上可能有些问题。
  导火索是幼儿园组织的一次活动,幼儿园组织活动蛮多,有时候去远足,有时候亲子游,还有时候是带着孩子去博物馆,家长角度当然希望孩子能够在丰富多彩的活动中享受童年的快乐,所以,每次活动都有不少家长参与。
  而这次活动,是野外实践加聚餐,事先园长只是大致说让家长各自准备一些东西,但是到了现场之后才发现,没有有组织的安排、准备,有的东西买多了,而还有些东西没准备,大家乱成一团,不是找这就是缺那,抱怨自然也就慢慢多了,有个家长突然提到,在园长买的公用的东西里,有她给自己买的一些私人物品。
  家长怨声载道,园长委屈不满,矛盾突然就爆发了——本来就因为活动焦头烂额的家长和园长,居然因为不到十块钱的东西关系变得尴尬、敏感起来,家长觉得她安排不够周全,而且还贪图私利;园长觉得家长小题大做,自己忙前忙后很辛苦……之前和乐融融的氛围,画风突变。
  我突然对一个问题感兴趣:那,园长组织这些活动,会收取家长的费用吗,比如辛苦费劳务费之类的?
  女朋友说,不。
  我感慨:她本来可以不这么劳心劳力地组织户外活动的,但是她组织了,要为安全及各个环节负责,家长不必支付费用,却因为一点小东西闹成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
  女朋友说:她可以事先说明啊。她事先不说,大家都混着来,稀里糊涂的,总说到时候看情况,到时候再说,出现问题的时候,家长当然归咎于她,她又觉得自己委屈……
  我点点头,双方真是应该各打五十大板。
  如果她事先把事情拎拎清、讲明白,可能会简单多了。
  无非就是,要么她收费用来安排这件事,作为提供服务的人,任劳任怨是应该的;
  要么就说明白,我是组织者,大家来分工协作,家长们各自准备东西,自己也可以乐得清闲,不是更好?
  作为事后诸葛亮,我们看的好像很清楚一样。
  而实际上,我们遇到很多事情、很多人的时候,也会同样稀里糊涂,走到岔路口不得不摊牌的时候,才后悔自己简直是一只猪。
  3
  我们碍于情面而拖沓敷衍的许多事,最后都会把我们的情面伤得体无完肤。
  因为自己的怠惰,一开始不把事情想清楚、搞明白,后来又因为性格上的小软弱,逃避“拒绝”,这简直是雪上加霜,会给自己添很多麻烦。
  稀里糊涂开始的一段似是而非的感情,走向了自己不想要的境地,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结束,最后就陷入泥沼,不但自己痛苦,也给别人带来痛苦;
  我们又听说过多少朋友合作而导致反目的例子呢?
  最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好,感情好,什么都不是问题,所以不必制定规则,不必讲究原则,很多事情可以妥协,可以退让。
  到后来,慢慢就有了更多的罅隙,已然来不及了,此时再谈规矩、讲规则,怎么都会带有私利的成分,很难谈得拢。
  久而久之,在心底互相埋怨,表面上也不再友好地虚伪敷衍,最后就是一拍两散。
  我们中国人总是太讲究“情面”的力量,而又总是为面子所伤。
  许多时候,我们总是会为了给足对方面子而在开始的时候,笑嘻嘻地一切都是“好好好”,什么都是“行行行”,给自己挖一个又一个的坑……
  何苦呢?!
  何不扔掉那些累赘而多余的“不好意思”,就清爽明快地做人、谈事,坦荡而直接,这何尝不是真正的美德呢?! 
分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