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往往出现在落幕之前。
  3月21日,陈久霖在新加坡初等法院度过了入狱前的最后一段自由时光。
  当天上午,新加坡初等法院法官黄健安(WongKeenOnn)宣布,判处陈久霖入狱四年零三个月,并处33.5万新元罚款。
  下午的庭审,围绕陈久霖是否立即入狱而展开。
  17时20分,法官拒绝给予此前已经同意的,在陈久霖入狱之前,给他三周处理个人事务的时间。
  随即,陈久霖被狱警带走。
  最后的自由时光
  21日上午,陈久霖依然身穿粉红色衬衫,打着一条淡紫色的领带,出现在新加坡初等法院的被告席上。
  中午时分,法官宣判,陈久霖因自己已经认罪的六项罪名,判处入狱四年零三个月,并处以罚金33.5万新元。
  六项罪名分别为:2004年度中期财务报表造假、未能尽到董事职责、隐瞒公司巨额亏损、未能及时向新加坡交易所汇报公司实际亏损情况、欺骗德意志银行和诱使集团公司出售股票。
  宣判之后,陈久霖被戴上了手铐,关押入法庭内的一个铁笼。
  但法官同意,在陈久霖入狱之前保释三周,以便处理其私人事务,并于4月11日开始正式服刑。法官将有关保释金,从判决前的200万新元增加到280万新元,并要求陈久霖交出护照。
  然而就在此时,却出现了出人意料的一幕。
  控方新加坡检察官DanielKoh突然提出异议,反对陈久霖继续保释在外,要求法庭立即收监。
  据从法庭获得的有关文件,DanielKoh表示,有关陈久霖缓释刑期和继续保释三周的情况是“非常可疑的”,辩方现在并没有足够理由来说明陈久霖可以缓释三周,或者推迟交纳罚金。
  同时,他认为陈久霖可能存在“逃跑的风险”。他在法庭上说:“再加上,陈久霖是个外国人,他在新加坡没有资产、没有根源(原文:noroots),也没有和新加坡紧密联系的纽带。”
分页: 1 2